日本免费视频

> 梅楠副刊 > 资讯详细
遇我,与我,愈我
来源:中南在线 作者: 编辑:蒋千敏 时间:2020-11-09 阅读:

护理学2002班 许文丽

想了很久不知道什么开头比较好,那就从我一个朋友开始说起。

一年前我在读职院,我心血来潮吵着要去住寝室,我爸妈只好允许。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朋友,告诉她了以后她就旁敲侧击地问我寝室在哪儿,我便告诉了她,等到我下午去上学时,就看见我床上放了一整袋鼓鼓囊囊的零食。因为军训时候的食堂人山人海,所以我素来不喜欢去食堂吃饭,她知道以后每次都卡着我放学的点给我送晚饭,她跟我不在一个学校,却知道我所有的喜好,每次她遇到好吃的都会给我寄来,每次都是好吃刚吃完下一个又寄来,我也成为了寝室的羡慕对象。

寒假的时候她只要出去逛街都会刻意经过我母亲的店铺给我送我喜欢的水溶或者是水果茶,我母亲很喜欢她,我有时也调侃她“你要是个男孩子我肯定喜欢你”她也只是笑笑……

我们学校技能高考升本率很低,一个系八百多人也只有两三个能考出去,我中专前两年一直在玩,从来不学习,那时是最后一个学期,我拼了命的努力,学别人两年学的内容,那时整个人都处于抑郁状态,每次只要做错题都崩溃的不行,我不敢玩,没有任何娱乐,也不想跟任何人交流,我觉得心中只要有一丝想玩的想法都是罪恶的,她知道了以后来我们学校来找我,给我带吃的,她说“你有什么事要给我发信息,我一直都在,我脾气不好但有一份温柔是给你的。”我只觉得矫情便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但心里面还是暖暖的。

再后来,我才知道她一直有抑郁症,中度抑郁症加焦虑,我当时只觉得她是开玩笑,这样一个温暖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抑郁症,初时对抑郁症的理解是矫情,是作,是负能量。但在我看来她没有一个沾边的,我问她抑郁症是什么感觉,她说“长时间开心不起来总会胡思乱想碰到一些些对自己好一点的人就会产生依赖性,会固定的时间产生幻听,不开心积攒的情绪突然一件小事就会失控,大哭哭不出来不能缓解的话就会自残割腕,我割腕的时候当时看到血出来的时候感觉好开心就会多给自己几刀感觉压力都随着血一块儿出去了”我楞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草草的说了两句,她也看出来了我局促的安慰转而说了别的。

高考我超常发挥考的很理想,她知道以后很开心,我跟她说我想去武汉,她说“好”,第二天一早我便看到她在我家楼下等我的身影,路上她跟我说:“今年以后就见不到了,我要回河南了,以后都不会回来湖北了。”我愣了愣神半晌才道“有缘会再见的。”柔和的阳光斜挂在苍松翠柏不调的枝叶上,显得那么安静肃穆,在绿色的草坪和柏油地,早晨的清风吹过,我只觉得脚步有些沉重,心中思绪万千却找不到头绪。

遇见她之前我不理解抑郁症,甚至有些误解跟厌恶,遇见她之后我发现,抑郁症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它就像是叶子从蜷缩中用力舒展一样,人也要从不假思索的蒙昧里挣脱。如果快乐太难,那么我的朋友我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鄂ICP备11008201号-2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新闻热线:027-81652051
Copyright © 2000 - 2020 boysfreel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武昌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